当前位置 首页 > 辩护律师 正文

杜冬梅

杜新枝和姚策都得肝癌,自己换了肝,为啥不同意给姚策也换一个?

这段时间“错换人生28年”这一事件受到众多网友的关注,虽然我也同众多网友一样因太多疑点让我更倾向于“偷换”,但基于我们也仅仅是从网上的信息得来的判断,而网上的信息也未必全是真实的,所以也不好乱下结论。

今天看到这个提问,我想通过有当事人视频为证的信息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首先杜心枝和姚策都有肝病,这是事实,杜心枝做过手术,且目前已康复,但并没有说是换了肝。为什么不给姚策换一个?因为肝源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没有匹配的肝源是不可能做肝脏移植手术的,也正是因为肝源的问题,才让许敏得知姚策并非自己的亲生儿子。

许敏为了姚策愿意割肝救子,那么在杜心枝得知姚策是自己亲生儿子且需要肝源救命的时候是怎样做的呢?她明确地说过,她自己有病,作为父亲的郭希宽要照顾她,所以不可能捐肝。有少部分网友为杜心枝不让郭希宽捐肝找借口,说是姚策肝癌已到晚期,不能做肝脏移植手术了,但事实上在刚认亲的时候是还有做手术的可能的,这点有姚策的视频证明。且如果是因为姚策没有做肝脏移植的必要了,那么杜心枝应该说肝脏移植对姚策的病情没有作用了,而不是说郭希宽要照顾她而不能捐肝。

综上所述,杜心枝不让郭希宽捐肝,完全是从她自己的个人利益出发,怕捐肝影响郭希宽的健康,而不能照顾她自己的生活!

我永远相信,天底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但爱有轻有重,有为了该子愿意付出自己所有的父母,也有为了自己的一点点利益而放弃孩子的父母!

肯定有关,大家去看看“郭威出生是否接种过阻断疫苗”这个视频,就可以看的出来!

在这个视频当中杜新枝就像背稿子一样,把乙肝疫苗和阻断疫苗的注射量说的清清楚楚,精确到0.1%,如果不是先前做了“功课”,怎么可能会回答的如此流畅?作为一个非医学工作者,能这么厉害?

杜新枝在产前就已经被查出来是患有大三元,对于这类产妇,肯定是在隔离产房生产的,她的孩子怎么会和身体健康的许敏生下的孩子弄错,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就像许妈说的那样“除非认为不可能错换……

当地的相关部门都已经查清楚了:郭威出生后,在医院期间都没有注射过乙肝阻断疫苗,这正常吗?这很显然是不正常的!因为杜新枝本就患病,怎么可能不给孩子接种疫苗呢?除非也就是说她知道这个孩子根本就没病。

相反,许妈生下来的孩子必定是健康的,当时也就没有考虑那么多,去给孩子接种乙肝阻断疫苗,这就导致了姚策错过了最佳的疫苗注射期,如果说出生之后就能注射阻断疫苗,姚策后面还会生重病吗?这个问题不用我说,大家都应该非常清楚吧!

如何看待杜新枝?

试问,把当年接生的产妇走出来询问一番,这有多难?郭希志和郭希宽又是什么关系?没有必要去评价杜新枝这个人,都说基因是强大的,起初我还不敢相信,但现在是彻底信服了!

姚策跟杜新枝相认之后,一眼看过去,那真的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神情极其的相似!

就从最近的一件事情来看看,咱们对杜新枝这个人的印象如何吧?

姚策离世之前,许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去杭州看望病中的姚策,徒劳而返。后来打电话给医院才知道,早就被转移了。直到最后一刻,姚策离世,许妈才接到其妻子熊磊打过来的电话。

就这样,这么一家子人剥夺了许妈看望姚策最后一面的机会。

说到这里,我还是那句话:都是做父母的人,虽说不是亲生儿子,但是这28年以来也是待如亲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最后一刻,见面的机会都不给?这是多么残忍!如果说熊磊的年纪小,不懂事,倒还说得过去,可是你们两个活了半个世纪的人,这点人之常情都不懂吗?难以让人理解!

没有确切的正面回应

就比如说在此次事件当中存在的一些疑点问题:

郭威为何半途辍学要去照顾有病的姐姐?你家里面四套房子,又为何一套也没有分给已经成家有孩子的郭威?郭巍的身份信息为什么会出现这么离谱的差错……

这些实在是太多太多!并且这些也是不需要根据调查,杜新枝就能做出的回答,又为何在面对悠悠之口的时候不说呢?

把这些问题说出来不就好了吗?就在许妈强烈的要求,要弄清楚当年真相的时候,杜新枝一家却避重就轻的回答说绝无可能,这更加让人不敢置信。

面对采访直播的时候满脸春风,不知道该让人说什么好!

其实大家忽略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有关郭威的去留!在此之前,姚策已经到他的生母家去了,可郭威为何又迟迟没有动静?

郭威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杜新枝的态度又是如何?从始至终、也未得知。

3月20日,杜新枝发文称:“将会和姚策的妻子熊磊一起将他的孩子抚养大、关于房产问题,希望能够做出了双方都满意的划分”。

而此前关于许妈所提及的治疗费用问题,这是只字未谈!

这并不是理所应当

因为你要知道是你的儿子在别人家,花光了别人家的家产治病,稍微懂事理的人都不会等到对方提出再去回应此事(更何况杜新枝一家还没有回复),不管你给的赔偿是多少,但是心意至少在,能够向许妈表示出你有想过这个问题,也做了最大程度的补偿,可如今看来并没有啊!

从一个人做事风格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平日的为人处事到底是怎么样。

还有一件事情,让人感觉更差!

在姚策当初已经找到亲生父母的情况下,急需要换肝救命,可得到的回答是不愿意。得到的回答是:“我也病了、郭威的姐姐也病了,全家就只剩下他爸爸……

姚策可是你们的亲生儿子,不说救命也就罢了,还说出这样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相比于许敏的“割肝救子”,其差别性真的是太明显了。

写在最后

“人的面相”其实可以很好的反映一个人的大概情况,这也正是众多网友所提及的原因。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好与坏,也只能说是凭着自己的所作所为所造成的,怨不得别人。

发生在28年前的那件“错换”事件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好的消息传来,就是说调查已经介入,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吧!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可能有人这会正在瑟瑟发抖呢。如果说当初没有“抱错” ,姚策也及时的注射了疫苗,他也就不会沦落于此了!


看到这里,说明你认真了!

对此,你怎么看呢?欢迎发表见解,共同探讨

感谢阅读

“有违人道”,又称“有违人伦”。

那么,什么才是“有违人道”呢?

古代,“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被称为五种人伦关系,也就是五种人道关系。反之,便是 “有违人道”。

若以此来看,辽西巨匪杜立三应该并未做下有违人道的坏事,反而做下了许多令人称赞的好事。

  • 称赞一:报杀父仇,枪杀族叔父子,以全自己“父子有亲”的人伦之道。
  • 称赞二:治理河道,大造良田,成百姓心目中的“好汉”,甚至当地百姓还在永丰屯境内为他树碑立志。
  • 称赞三:行侠仗义,救助卖艺女子。
  • 称赞四:大战沙俄,贬中有褒(民族气节),并有“包打洋人”之称。

不过,要说到“有违人道”的坏事,则不得不提与杜立三有过密切关系的族叔杜宝兴和结拜兄弟张作霖了。

族叔杜宝兴“有违人道”害死杜立三之父,又欲卖掉杜立三之母

杜立三,祖籍天津市,后全家随闯关东大潮迁至东北辽中县于家房镇青麻坎村落脚。

后来,因生活所迫,父亲杜宝增走上了绿林之路。

12岁那年,杜立三也走上了绿林之路。同时,他喜穿紫红色衣服,随身携带两支手枪,一杆毛瑟大枪,并在三界沟占山为王,晚清时期被官府称为“辽西巨匪”,并被视为“头号通缉犯”。

▲杜立三旧照

16岁那年,父亲杜宝增被族叔杜宝兴告发,并被官府处斩。接着,杜宝兴又想将杜立三的母亲卖掉。于是,杜立三在正月十三日,带领同伙,将杜宝兴和其子抓至台安县黄沙坨镇枪杀。

结果,杜立三并未遭到道上非议,反而因“报杀父之仇”的举动,在道上的名声更响了。

所以,若说“有违人道”,应是他的族叔杜宝兴,而他却因报杀父仇全了“父子有亲”的人伦之道。

结拜兄弟张作霖有违“朋友有信”的人道,踩着好兄弟的血骨,攫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1907年,徐世昌被袁世凯任命为东三省总督。

当时,张作霖仅是刚被清廷招抚的新民府巡防营管带,一无根基,二无靠山,随时都有丢官去职的可能。

于是,张作霖很想攀上徐世昌这棵大树,只恨找不到机会。

就在这时,徐世昌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正好点向了杜立三,并找到张作霖,想来个“以匪制匪”的策略。

这样的机会对于张作霖来说,无疑于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岂有不答应之理。

但是,杜立三的地盘却建有许多的地堡和地道,以他的力量根本就打不下来。同时,杜立三还能“左右开弓”,双枪都很准,而且他的队伍都不怕。

▲张作霖旧照

据说,谁想入伙杜立三的队伍,都要经过杜立三的开枪试胆。就是将一个鸡蛋放在试胆者的头顶,杜立三于数十米外开枪射蛋。若试胆者“站得稳、不胆怯”,说明不怕死,便可入伙。

可以说,张作霖想要消灭结拜兄弟杜立三的势力,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所以,张作霖思考再三后,决定诱杀。于是,他用花言巧语说动杜立三的同宗叔父杜泮林为说客,劝说杜立三到新民府与张作霖相会,商议“招抚”一事。

1907年6月6日,杜立三应结拜兄弟张作霖之约,来到新民府赴宴。当时,杜立三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结拜兄弟会给自己摆一场“鸿门宴”。

当宴席结束后,杜立三也放松了警惕,并打算出门返回时,突然冲来几名大汉,将他按倒,随着刀光一闪,杜立三便倒在了血泊中。

杜立三死后,张作霖兼并了杜立三的势力,缴获的枪支弹药、物资以及数百缸白银,就装了几十辆大车。

最终,张作霖仅上缴了很小的一部分,大部分都落入了他的腰包。

自此,张作霖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并用这桶金建码头、设关卡、办油坊、经粮栈、立商号、营纺织、买土地、购军火、发“奉票”等等。反正就是,什么来钱快,就干什么?

经过十数年的发展,张作霖不但成为了东北的“土皇帝”、“东北王”,而且所聚财富之巨,更是难以想象。

窦应泰的《张学良家族的产业》记载:张作霖在东北共有地420万垧(一垧=一公顷),每年可收租630万石,相当于289800万斤。

420万垧=63000000亩,相当于5222个大地主恶霸刘文彩家的土地(12063亩)。

据1926年10月10日成都《民视日报》登载:北洋时期,71个官僚军阀私产总额达63000万元,张作霖位居榜首,占5000万。

阿雨的《九一八启示录》记载: 1931年,日军占领沈阳后,从张作霖的东北官银号没收的金条就达8万根,每根重2斤(1斤=16两),共计256万两。

▲张作霖发行的“奉票”

这个数字,相当于国民党政府向台湾撤退时从上海金库带走的黄金量(277万两)。

《满洲日报》1932年8月3日登载:九一八事迹后,日军从张家运出的珠宝首饰就达20辆军用卡车。

结果,这么多的钱财(冰山一角)并没有造福中国的东北百姓,反而都便宜了日本人,实在让人扼腕叹息。

同时,据王鸿宾的《张作霖和奉第军阀》记载:张作霖不但累年增加奉省各种税率,而且还强制百姓使用“奉票”(东三省官银号发行的汇兑券)。1916年底仅为1508万元,到了1928 年却已狂增到了130亿元。

然而,在张氏统治东北的十年间,“奉票”却贬值到几成废纸,最终受害的还是广大的东北百姓。

所以,若以杜立三和张作霖的人生来看,他的那点“设卡收费”和“打家劫舍”得“有违人道”的诟病,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甚至还是晚清民国时期众多作恶多端巨匪中的罕见另类,似乎根本就和“有违人道”的说法不粘边。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公积金的作用
恢复原状
返回顶部